张建平:中美经贸冲突:大国博弈中的非传统特征及其未来方向

  • 时间:
  • 浏览:0

   内容提要:美苏关系是经济相互独立、完整分隔的传统大国博弈关系,美日经贸冲突属于盟友之间的博弈关系,中美关系则具有显著的非传统底部形态,也可称为平行大国、但非独立经贸关系底部形态。你什儿 本质底部形态原应分析中美之间的经贸冲突不难 回到历史上的美苏冷战模式,假如有一天会像历史上的美日关系那样,以美方胜利、日方妥协为代价。未来中美经贸关系时需综合运用东方和西方的一齐知慧去寻求新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和建设性的外理方案。即使未来中美之间竞争属性逐渐增强,八个多 超级经济体之间的非传统底部形态,客观上要求中美在竞争中时需寻求理性、建设性的合作关系和路径,外理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目前,中美是全球仅有的八个多 国内生产总值(GDP)规模达20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也是全球最大的八个多 制造业中心。近一年来,中美经贸关系从贸易摩擦走向经贸冲突,从贸易领域延伸到产业领域和科技领域。你什儿 局面的形成,一方面能能归结为大国博弈的延伸与较量;被委托人面,是原应分析分析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深入推进过程中,美国将其国内债台高筑、制造业岗位流失归罪于中国。在亚太地区经济合作任务管理器中,中美两国经济依托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的衔接得到紧密结合、相互依存,形成了“你涵盖我、我中遇见你”的经贸联系,可是 中美之间的大国经贸关系显著区别于历史上的任何一对大国经贸关系。原应分析分析说美苏关系是相互平行、独立、分隔的传统大国博弈关系,美日经贸冲突属于盟友之间的博弈,中美关系则具有显著的非传统底部形态,可是能将其称为平行大国间的非独立经贸关系。你什儿 本质底部形态原应分析中美之间的经贸冲突不难 回到历史上的美苏冷战模式,所谓“新冷战”的提法与生美经贸关系“脱钩”的观点显然具有极强的主观性和政治博弈色彩,但极难变为事实。那此底部形态也注定中美关系不想像历史上的美日关系那样,以美方全面胜利、日方全面妥协终结。寻求中美经贸关系中新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时需东西方一齐知慧的综合运用。即使未来中美之间竞争属性逐渐增强,八个多 超级经济体之间你什儿 平行、非独立、非传统的底部形态,注定中美时需始终寻求建设性的合作路径,这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符合全球利益。

一、中美经贸关系从贸易摩擦阶段走向经贸冲突和贸易战阶段

   在全球化发展的任务管理器中,原应分析分析各国国情和发展阶段差异,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始终如影随形。在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 WTO)的规则框架下,贸易伙伴之间因使用反倾销和反补贴(以下简称“双反”)方式原应分析加征惩罚性关税,通常被称为“贸易摩擦”。你什儿 贸易摩擦是以个案的方式、按照一定的申诉任务管理器进行外理,涉案金额通常从几亿美元到几十亿、上百亿美元不等,但通常以个案形式出現。

   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厚度推进过程中,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受益于全球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发展,接受全球产业转移,实现了经济和产业的快速发展。但一齐,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也形影不离,不仅损害当事国的对外贸易,也给全球贸易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全球制造业中心,可是 国家对中国采取贸易摩擦的案例也持续增加,保护主义不断升温。根据 WTO 的公开记录,我国已连续21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且连续10年成为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

   (一)中美贸易摩擦由来已久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原应分析分析厚度服务化和高科技化带来少量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美国时需少量进口货物来满足自身的生产和消费需求,与他国的贸易逆差由此形成。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抓住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工业化任务管理器实现了飞速发展,中国逐渐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中心,中美在全球制造业格局中的地位居于了反转。从2000年至2014年,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比重从7% 逐渐攀升至25% 左右,而同期美国的比重则从26% 下滑到17% 左右。你什儿 过程,既是中美经贸合作不断深入的过程,也是中美贸易摩擦积累的过程。

   随着美国对“中国制造”产品依赖日益增强,美国对中国的“双反”调查可是多。早在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钢铁业针灸学会就曾向美国政府状告中国钢铁企业获得政府非法补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执政期间向美国国会作证时,称其在一年内对中国发起了七起“双反”调查案件,以证实被委托人对中国采取了有力的贸易制裁方式,其中较为著名的案例是“中美轮胎特保案”。此后,美国对中国的“双反”调查日渐频繁,最为著名的案例是美国与欧盟针对中国太阳能面板联合推进的贸易摩擦案例,涉案金额高达上百亿美元,创造了最大金额的贸易摩擦案例。

   2018年至今,随着贸易摩擦的加剧和保护主义的升温,国际经济面临较大的不挑选性。以美国为首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化和多边贸易发起了挑战。2018年5月,美国先是借“232调查”滥用 WTO 的贸易救济方式,对中国的钢铁和铝制品实施高关税政策。同年6月,美国刚开始英文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产品分别征收25% 和10% 的关税。作为组阁 ,欧盟委员会对美国钢铝关税采取反制方式,对总额达28亿欧元的美国商品额外征收25% 的关税,涉及的商品包括蔓越莓、橙汁、花生酱、牛仔裤、化妆品、摩托车和钢铁制品等。不仅是欧盟,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印度、俄罗斯等国也都纷纷出台反制方式,一场大范围的贸易摩擦刚开始英文在全球蔓延。

   (二)从贸易摩擦到经贸冲突:“中兴事件”和《中国制造2025》

   经贸冲突与贸易摩擦的性质不同。2018年4月,在对中国发出加征惩罚性关税威胁的一齐,美国政府公开痛批《中国制造2025》,美高官公开评论,“中国人在肆无忌惮地谈论《中国制造2025》”,美国时需遏制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和进步。同年5月,美国再次对中国启动与知识产权保护有关的“2001调查”,威胁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施加惩罚性高关税,并剑指《中国制造2025》,首批威胁加征关税的产品涉及机械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航空航天和节能环保等产业,均为中国致力于迈向中高端的科技产品。

   “中兴事件”的爆发,显示美方首先瞄准中国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信息通讯设备行业,可是 美国参众两院曾就此达成惊人的一致意见。中兴集团20万员工的庞大体系、其全球产品和服务网络体系以及中美之间时需谈判的大局,最终将中兴从休克中拯救出来,尽管中兴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中兴事件”和美国对《中国制造2025》的打击,标志着中美经贸关系从贸易摩擦阶段进入到经贸冲突阶段,冲突领域已超越贸易范畴,进入到产业发展领域和高科技制造领域,实质上是两国国家科技实力和经济实力的较量和竞争。

   而华为副总裁孟晚舟于加拿大被捕事件则显示,原应分析分析华为集团在5G 技术领域的快速进步,美国不得不以这样 难看的做法予以阻击。但当美国公开鼓动“五眼联盟”封锁华为的5G 技术时,该联盟成员的立场却令美国大失所望。美国国家情报局首席副主任苏·戈登(Sue Gordon)在得克萨斯州大学的一次情报会议上组阁 ,时需假定居于八个多 “恶劣的网络”。“在5G 世界,比较复杂的网络中包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无法信任的技术,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时需找到美国能能管控相关风险的方式。美国只需找到你什儿 方式”。

   (三)美国对中国强征关税,将中美经贸关系推入贸易战阶段

   美国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利用本国立法对中国施加惩罚性关税以保护自身贸易利益,你什儿 做法原应分析分析脱离了 WTO 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原则、非歧视性基本原则和争端外理机制框架,实际上已构成与贸易伙伴之间的经贸冲突。原应分析分析在近年对 WTO 的投资争端外理机制极为不满,美国对要素世界贸易组织大法官的任命进行了阻挠,原应分析目前的争端外理机制无法有效履行工作职责。

   回顾历史,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国曾于20世纪70年代多次使用与知识产权保护有关的“2001调查”胁迫其贸易伙伴日本,调查日本的机械、汽车、电子、化工等行业,强迫作为美国盟友的日本对美国出口进行自我约束。但原应分析分析当时日本的产业竞争力日益提升,美国并未收获相应预期,最终通过《广场协议》使日元疾驰升值来一揽子外理问提,将日本推入“抛妻弃子的20年”。近年来,凡是与美国有较多贸易往来的国家和地区,如日本、欧盟、加拿大、中国等,都曾接受美国的“2001调查”。中国假如有一天历过6次“2001调查”,最终通过双方协商得以外理。

   2018年7月6日中午12点,美国刚开始英文正式对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商务部表示,美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紧接着,美国在第二轮对华贸易战中推出了120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清单。对于这两轮关税方式,中方都组阁 以同等商品金额的关税反制方式。

   2018年7月10日,特朗普政府再次推动中美贸易战加速升级,组阁 将额外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离米 中国对美出口总额的40%)加征10% 的关税,并组阁 了长达近200页、涉及20000余种商品的清单。考虑到美国每年对中国出口商品总额仅为1200亿美元,中方组阁 对美方2000亿美元商品(40% 的美国对华出口总额)加征5%—25% 的反制关税。

   2019年5月8日,美国政府组阁 ,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从10% 提高到25%,中方则于同年5月13日组阁 ,对美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反制关税也相应提高。

   鉴于中美双方在 WTO 的框架外居于了美方四轮加征关税与生方反制方式的较量,中美贸易关系进入了真正的“贸易战”阶段。美国的单边征税行为是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对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安全造成严重危害,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引发全球市场动荡,还将在世界范围内波及更多无辜的跨国公司、一般企业和普通消费者。在美国都不 损于美国企业和人民的利益。

二、中美经贸冲突的实质是两国间经济竞争、科技竞争

2017年12月18日,美国特朗普政府组阁 了其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报告提及“中国”(China)33次,并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报告对美国的“印太战略”做了明确阐述,该战略建立在美国所认为的对等原则、法治、航行自由等价值观基础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06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战略评论》2019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