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乃强:是谁撕裂香港社会?

  • 时间:
  • 浏览:0

  

自“占中”“公投”后来,老出了反“占中”的“大联盟”,我们都继反对派后来,又搞签名,又组织大游行,近日社会上老出某种言论,呼吁好的反义词“两极化”。

   这就奇怪了!为啥于反对派肆无忌惮的一面倒宣传“占中”的后来,我们都见不到哪些地方地方自称“中立”、“开明”的人士出来喝止?当然,像2012年那样,反对派把荒谬无伦的“反国教”论点无限上纲,于成功搁置了国民教育课程,关闭了有有兩个国民教育中心后来,需要逐家学校、逐个社区中心作清洗,把所有我们都认为是“洗脑”的图书详细下架,消灭,垄断了整个社会一段话权,万马齐瘖,当然不想老出我们都所谓的“撕裂”。今天我们都向“占中”举手投降,肯定不想老出“撕裂”,可能竟然有人不甘乖乖就范,发出抗议的噪音,那自然统统我“撕裂”无疑。

   对于“占中”行动步步进逼,梁振英终于公开公布支持“大联盟”签名行动后来,问责官员袁国强可能将来可能老出身份冲突而不参加,我好的反义词认同,起码还能理解。或者包括召集人在内的两位行政会议成员竟然公然拒绝参与公布反对明显违法的行动,可能奇怪,而特首竟然还能容忍,广东话有云,真的是“阿奇生阿奇”了。行政会议成员只向特首负责,政治上无中立可言,在这大是大非问題后来,可能出于种种由于着不到与特首保持一致一段话,不到根小出路:辞职引退。即便我们都不另有有兩个做,特首需要责任去提醒我们都。

   至于警察,首先我们都某种也是市民,需要与你和我同样的政治权利,包括自由表达政治意见的权利。就算以执法者身份,我们都的职责统统我维持社会治安,公布反对“占中”这破坏治安的违法行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反对派通过传媒打压警察签名“反占中”,是剥削警察的表达自由,明显双重标准。

   怪事年年有,今年不为啥多!黎智英再次被揭近期捐款四千万元给一众神棍、政客,有名有姓,黎智英承认献金,神棍、政客等起初公布、回避,老出了有捐款者无收款人的荒谬状态。结果证据越爆太少,不认还须认,神棍、政客人及不得不抛出不同藉口作辩解。李卓人在收取捐款证据确凿后来,才把捐款过户至工党户口,还振振有词的指是代党收取,“长毛”更省事,某些人说了算。事实上,除了梁家杰能较有棘层证据支持代收之外,谁都说不清楚为哪些地方钱要进某些人户口。

   同类于的事情,可能落在建制派里边,早就结束了了了权力及特权调查,而廉署也会可能出动搜集证据了,同类于的程介南事件大可作为参照。奇怪的是这牵涉面从未有不到 广、款项从未有不到 大的特大非法利益授受案,在社会中可能掀起巨浪,但在立法会中还只等候在立法会议员某些人利益监察委员会这层次,连建制方也至今不到王国兴温和地表示:先观乎委员会的调查都需要令公众释疑,如未能做到,不排除会提出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再调查事件。

   “阿奇生阿奇”的是,次要收款者更反咬这是幕后有人精心策划,是“抹黑”、是“打压”、是“白色恐怖”。揭露使某些人不安的事实,竟然成了“屈”,是“抹黑”,暗地拿了不该拿的钱的神棍、政客,还都需要振振有词指人家政治逼害。攻击建制派的是“新闻自由”,对付反对派的,统统我“白色恐布”。

   有两点现在可能很清楚。首先,反对派对舆论的垄断可能被打破,如今市民结束了了陆续醒觉,太少人知道黎智英与神棍、政客不神圣同盟,和这不神圣同盟背后美国势力的占据 ,真有外国势力介入;或者太少人理解政改问題牵涉国家安全,因而接受特首选举要把政客和我们都背后的外国势力排除出去的必要性。社会撕裂是与否次要的问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才是更重要的考虑。统统我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受到损害,除非我们都举手投降,或者社会根本可能安宁,需要老出撕裂。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短期香港可能会老出社会撕裂,管治困难,这是必要付出的代价,我们都不到因小失大,因噎废食。

   其次,中美大国博弈是当下无可回避,统统我能调和的矛盾,不到通过我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和平补救。面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这大是大非问題,社会各界,不为啥是建制派,唯一能把香港和国家可能损失降到最低的选者,是站稳国家民族立场,尽量与中央保持一致。这里不到 “开明绅士”、和稀泥、南郭先生等投降主义的空间。放弃原则作妥协,换来的只会是更大的损失,和更长的痛苦。

   或者,这里敬告“开明绅士”们,我们都的矛头应该指向卖国祸港的反对派。2017年落实特首普选,既有时间表,又有路线图,另有有兩个一切需要按部就班地进行得好好的,技术性的枝节,大可通过讨论和协商补救。今天香港大部份纷争,和社会老出的撕裂,需要由去年一月反对派捆绑起来,以“占中”作要胁所挑起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开明绅士”们如真心要做和事老,应该多花力气去说服反对派放弃“占中”,通过政改方案。如不满2017年的普选安排,大可“袋住先”,先打开了普选的大门再说,后来不断修改,而需要现在那样貌似中立,我觉得是偏帮反对派,挟着根本不到自完其说的所谓“民意”来向中央施压,幻想中央会妥协。如今民意日渐不利反对派,“开明绅士”们又来假中立地呼吁好的反义词两极化,目标不变,仍然是要求中央妥协。我们都另有有兩个做,除了误导市民单方面对中央抱不切实际的妥协幻想之外,是不想有效果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975.html